悲惨的第悲惨的第一次

悲惨的第悲惨的第一次

先说一下我的情况。
我是北方人,在北京读了一所二流的大学,大学期间一直沈迷于网络游戏,天天去网吧通宵玩仙境传说ro,白天就在寝室睡觉,逃课超过了70%,为此还背了几个严重警告处分,学习成绩一直是倒数第一。
我也不去上课,除了寝室的几个哥们,系里其他的人基本都不怎么认识,加上一直夜里通宵,白天睡觉,所以他们出去玩一般也不叫上我,再加上我一直忘不了我大一因为相隔太远而分手了的初恋(我和初恋的故事另写一篇),所以一直到大学毕业都没有找过女朋友,一直还是处男一个。
毕业后,在北京这个地方,学校不好,成绩不好,又不爱与人交往的我,混得一直不好,两年间换了好几份工作,做过力气活,工资没有超过1000的。
住的一直都是地下室,还要随工作到处搬家。后来朋友介绍进了一间做网络游戏的公司做客服,才算比较稳定了。
客服工作很辛苦,倒班制,上两天白班,休息两天,再上两天夜班,再休息两天,每班都要上12小时,作息时间完全紊乱,幸好待遇还不错,也不要求学历,我很满足了。当时为了玩网游,我办了张信用卡分期买了个笔记本,每月房租饭费还贷款,省吃俭用工资刚好够用,存款真正为0啊。
那年夏天,一个初中高中都很要好的女同学小文到北京出差。她大学读了一个三流的医科学校,毕业后也是一直在换工作,后来在一个保健品公司宁波分店做坐堂医生,其实就是接接电话,解答一下咨询,顺便推销一下产品。她们公司在北京开店人手不够,就把她调来帮几个月的忙。她算临时来帮忙,公司就安排她和分店的经理住在一起,公司租的一个二室一厅的房间。
因为我们上学时关系不错,她还是我初恋的好朋友,所以一直都有联系。她到了北京给我打电话说想见见,我不想她看到我如此的落魄样子,不能带她到我这地下室来啊,她周一到周六要上班,就答应她星期天到她那去玩。
周末本来要上班,编了个理由和同事换了班,9点多坐公交向小文住的地方去,大概有20几站地。出门时天就阴沈沈的,半路上下起了小雨。因为是第一次过去,快到的时候我打电话给小文叫她到车站接我,谁知道打完电话就遇到堵车,等了好半天才赶到。
车到站我一眼就看到了小文,她身高160cm左右,穿了一件白棉T恤,牛仔短裤,脚上穿著拖鞋。因为车站上人比较多,小文也没到站台下避雨,幸好雨不大,只是头发有点湿,身上薄薄的湿了一层,紫色的胸罩若隐若现。
我急忙下车打开伞撑到她头上,问她为什么不带伞,她笑笑说以为就是一下的事,看雨不大就没带了,谁知道等了好半天,淋淋雨也不错。因为她想中午自己做饭吃,我们决定到旁边的菜市场买点菜。
两个人共撑著一把伞,显得有点小,雨也渐渐大了起来,冷不防她抱住我的胳膊,身子紧挨上来。说实话,除了前女友我没和女生这么紧密的接触过,我感觉浑身肌肉一阵发紧,差一点连路都走不顺了。
随便买了点菜,就回到她住得地方。正好她经理去上海总公司培训了,要20多天,现在只有她自己在住。经理住在主卧,她住在小次卧,卧室很小,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个简易衣橱,因为刚来没多久,工作也比较忙,还没怎么收拾,衣服什么的就放在床旁边的小几上。客厅还不错,长沙发,茶几,电视什么的摆设都有。
放下东西,小文给我倒水后闲聊几句,我有点恋物癖,喜欢丝袜,我想自己随便翻翻看看,就骗她说北京环境污染严重,雨水对皮肤不好,让她去洗澡。因为很熟,所以她也没在意,就去洗澡去了。
我趁机在她房间里乱翻,竟然有不错的发现。小文外表斯斯文文的,内裤竟然有一半是丁字裤,还有好几条丝袜,连裤,吊带的都有,真是闷骚型的啊。我突然想到,没准她现在身上的就是丁字裤呢,和胸罩配套也是紫色的话,真是想想也让人激动啊。真想打个飞机,又怕小文突然出来,依依不舍的挨个闻了一遍后赶紧收拾好。
小文洗完澡出来,只是换了一件T恤,我借上厕所到浴室看了看,没找到换下来的内衣,只有那件白T恤。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小文去做饭,我在客厅看著她在厨房忙碌的样子,心里一暖,恍惚间有种家的感觉,心里一阵阵的冲动想上去抱住她,当时感觉与性无关,只是想抱抱她。
老实讲,我是一个胆小的人,到最后也没敢上去抱住她。
菜不丰盛,但很可口,吃得很尽兴。夏天嘛,吃完饭,一阵阵睡意涌上来,我们便斜靠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聊著聊著,不知怎么就聊到了性上。
我知道她有男朋友,同居了一段日子了,便问她做爱了吗。小文说做过了。我就说我还是处男,你给我讲讲做爱的感受吧。
一开始她不讲,我就装可怜,苦苦哀求,又耍赖,磨到她讲,可能是她不拿我当外人吧,就真的讲了,我在一边和听色情小说一样,还是真人发声版的,真是越听越「鸡动」。小文还说她性欲很强,有了第一次之后,基本每天都要做二次以上才满足。听著听著,我的手就不受控制的伸过去摸小文的脸。小文脸红红的,没有马上躲开。我摸了一会儿,她才低低地说:「别这样。」
我当时肯定是浴火焚身了,脑子里什么也没想,一翻身压在小文身上,低下头去亲她的嘴。小文的反抗激烈起来,双手使劲地推我,头也左右乱摆,不让我亲。
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身体用力控制住小文的身体,双手握住她脸颊不让她乱动,凑嘴上去亲她。小文紧紧闭著眼睛,咬紧牙关,闭紧嘴唇,扭动身子,用力地挣扎。我接吻经验有限,小文挣扎的又厉害,牙齿碰到了好几次,也没撬开她的牙关。亲了一会儿,我都觉得无趣,便松开按住小文脸的手,擡起头向小文胸部摸去。
小文的胸很小,隔著衣服和平胸差不多,只能摸到胸罩,什么手感都没有。
说起来,我不亲她以后,小文的挣扎减缓下来,仍然闭著眼睛,微张著嘴喘气。
我看有机可乘又亲下去,没想到刚亲到挣扎又剧烈起来,我只好放弃亲吻专心攻击胸部。
我和原来的女朋友是从高二开始的,那时候学习紧张,又是一个小地方不开放,再加上我比较胆小,也没合适的地方,所以在学校最亲密也就是搂搂抱抱,连接吻都很少,更别说袭胸了。我隔著衣服贪婪地抚摸著小文的小胸,间或亲亲小文的小脸,也没其它的动作。摸了一会儿,小文见我没什么别的举动,渐渐地停止了挣扎,静静的斜躺在沙发上,任凭我的抚摸。
慢慢的我不满足于隔著衣服摸,右手慢慢下移从T恤下摆伸进去,慢慢抚摸小文光滑的腹部,可能是洗过澡的关系,小文的皮肤很滑,凉凉的,手感很好。
小文全身微微颤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双手隔著衣服按在我的右手上,嘴里喃喃的低语:「别这样,你这是在犯罪,不要这样……」
我早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什么犯罪啊什么强奸啊都抛到一边去了,我的眼里心里只有小文的身体。我低下头,亲吻小文的脸庞,并慢慢向耳垂亲去,边亲边胡言乱语:「小文,你好漂亮,我还没看过女人身体,你让我看看吧,求你了,你穿短裤好漂亮,你的腿好漂亮……」
我感觉小文按住我的手不那么坚决了,一用力将她的T恤翻了起来,露出了紫色的蕾丝胸罩。小文皮肤偏黑,可罩杯之间皮肤却白白嫩嫩,混不似露在外面的皮肤。这时我已经精虫上脑了,扯住胸罩使劲往上一拉,使小文的乳房出现在我眼前。
小,真小啊,小到就像两个荷包蛋贴在胸部一样,不夸张地说,我大学寝室一哥们都比她大,两个乳头却很长很大,乳头已经硬了起来,起码有三厘米长,暗黑色的,乳晕也不是粉红,而是暗红色的。小文双臂本能的环抱到胸前,护住自己的小酥胸,语带哽咽地说:「停呀,你别这样……不要……」
都到这个时候了我哪还管得了这许多,双手用力把小文的双臂给拉开,用右手将它们牢牢按在小文头上,左手直接复上了一边的乳房。说实话,现在想想手感真的很差,可毕竟是第一次嘛,揉捏,挤压,将挺立的乳头按倒等等,也很开心。
我低头含住了小文另一边的乳头,用力吸了几下。小文拼命挣扎,喃喃道:「你别……不要……疼……」我用身体死命的压制住她,用舌尖在她乳头周围画圈,左手使劲揉捏,这让我有种莫名的快感。
我舔舐吸吮了一会,小文可能是累了,也可能是认命了,又像死人一般不动了。男人总是得寸进尺的,我看小文不动了,就松开了她的双手,手向下摸去。
右手在小文的大腿上来回抚摸,她的大腿手感好极了,充满弹性。小文没有再挣扎,她只是闭紧双腿,咬住下嘴唇一动不动,眼泪顺著光滑的脸庞滑落下来。
这时我的头脑已经不清醒了,我右手使劲想小文的腿缝中挤去,小文夹的很紧,我用了半天力气也没能成功,后来我一发狠,左手在小文乳头上用力一扭,她吃痛的「啊」的叫了一声,腿劲稍松,我趁机掰开她的双腿,将膝盖强行插入小文的腿缝中,阻止她再合拢。右手伸到她裆部乱摸。
因为小文穿得是牛仔短裤,所以形状什么的是摸不到的,只是学A片中乱摸而已。小文挣扎著乱扭屁股,嘴里哀求道:「不要……不要这样……你这是在犯罪……」
好像她越挣扎我越兴奋,我一边压住她的挣扎,一边伸手向短裤内摸去。我没有经验,也不知道哪是哪,就记得摸到一个温暖的地方,湿湿的,滑滑的,我胡乱摸了几下就抽出手来准备脱掉小文的短裤。我刚打开短裤上的纽扣,小文可能意识到这是她最后的防线的了,她著急的死命提著裤头:「不可以……不能这样……我们是好朋友啊……师姐她……」
听到她提起师姐,我一下清醒过来,师姐是她对我原来女朋友的称呼,是我最爱的人。我在做什么,我在强奸我的朋友啊,我说过我是一个胆小的人,我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赶紧站起身来。
小文坐起来把衣服已经整理好,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一语不发。我越等越心慌,她要是报警怎么办,我连忙跟小文说好话,说我只是一时糊涂,希望她能够原谅我。好话说了一箩筐,才把她哄的有点笑模样了。虽说哄好了,我心里还是没底,不敢多呆,找个理由跑路。
没想到小文提出送我,雨已经停了,在去车站的路上,小文和我开玩笑说现在相信我是处男了,因为只有处男才能在那种情况下停下来,做过爱的是不会停下来的。到了车站,车很久不来,我毕竟心里有愧,不敢说话,也不敢看小文,就装作著急地看著车来的方向,小文也没说话,静静的站在我身旁。
我感觉过了很久才来了一辆车,我松了一口气,扭头对小文说再见,正要迈步上车。没想到小文一把拉住我,低声说:「不要走……」声音低得要不是她拉住我,我都会以为是幻觉。我傻傻地问:「你说什么?」她低著头,不说话就只是紧紧的拉著我。车走了,我紧紧地抱住小文,好久。
小文拥著我往回走,进了楼道我就忍不住了,一把抱住她亲起来,她不再拒绝,热烈的回应起来,我接吻技巧很生疏,总是碰到她牙齿,惹得她直笑。我一把抄起她,打横抱著她上楼去。
我抱著她开门后,我做了一个后悔到现在的决定。我把她又扔在了沙发上,而不是去卧室床上,我扑上去和小文亲吻在一起。一边亲吻一边解除她的T恤,毕竟是初哥,和胸罩奋斗了很久也没能解开,小文轻打了我一下,自己动手解除了胸罩,又把短裤和内裤脱了下来。
她今天穿的内裤不是我想象的丁字裤,而是一件白色棉质三角裤,很清纯,很诱人(后来她告诉我丁字裤是因为她男朋友喜欢,所以买了很多,其实她不喜欢,穿著不舒服)。
我也快速解除了身上的衣服,两个人赤身裸体的拥吻在一起。吻了一会我把小文放倒在沙发上,仔细打量她的裸体。小文的阴部不像乳头一样发黑,也不是粉红,而是红色,柔软的稀疏的阴毛轻掩著紧闭的肉缝,修长偏黑健美的双腿,曲线优美挺翘的屁股,看的我是欲火大动啊。
可能刚才小文已经动情了,她下面水很多,我毕竟是第一次,心里很急,脑子里一片空白,也顾不得做什么前戏(其实也想不到,当时什么都忘记了,就想插进去),我迫不及待地伏到小文身上,身下一阵乱捅,却总是不得其门而入,折腾了一会我的肉棒却有点软下来了。我哭丧著脸对小文说:「我好像软了,进不去怎么办?」
小文哭笑不得的白了我一眼,伸出纤细的小手,握住了我的肉棒套弄起来。
说来也怪,我一直都很敏感,受一点刺激肉棒都要硬半天,可现在小文套弄了半天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我急的手足无措的,小文套弄了一会儿,可能也累了,懒得再弄,也可能忍不住了,直接引著我半硬不软的肉棒往她的肉缝里硬塞进去。
肉棒与小文的阴部一接触,她就忍不住「啊」的轻叫了一声。我当时感觉自己的肉棒头部进入了一个异常紧窄温润的所在,人都说打洞是男人的天性,这话真不假,龟头进入后我无师自通的用力向前一挺腰,小文就大声的「啊啊」叫起来。
因为我的肉棒不是很硬,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进去了多少,但紧窄压迫的异常快感使我顾不得许多,学著A片里的样子使劲上下抽动起来。小文真的是一个闷骚的女生,从我插进开始她的叫床声就没停过,只是她的叫床声比较单调,就是「嗯」「啊」什么的,连续不停,没什么别的淫词浪语的。
在沙发上做过的兄弟都知道,沙发很窄,用传统的方式做爱的话,男的要蜷著一条腿,我以前做过体力活,腰肌有点劳损,抽插了一会就觉得不舒服,便停下抽插,抱著小文颈部将她搂起来,我坐在沙发上,小文面对我坐在我怀里,用观音坐莲(是叫这个吧)方式继续做。
小文紧紧抱住我的头凑向她,与她接吻,我双手轻轻握住她的屁股,轻掀上提,帮助她耸动她那挺翘的臀部。都说这个姿势很爽,确实不假,带给我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感受,感觉自己的肉棒被肉璧紧密扎实的包覆,内里还有一股吸力隐隐在吸允这龟头,真是有销魂蚀骨的快感。
这时小文的性趣也上来了,她紧紧的搂住我,屁股上下翻飞的幅度更大了,上面接吻,间中从嘴缝溜出的「嗯嗯」「啊啊」的呻吟声,中间因为我们抱得很紧,随著小文的抽动,她那长长的乳头轻轻的刮动我的乳头,下面上下翻飞带来销魂的快感。
我毕竟是第一次,在这三面夹攻下大概2分钟我就吃不消了,我只觉得我的肉棒变硬,变粗,不由自主的轻轻「啊」了一声,股股浓稠的精液喷洒而出,很久没打手枪了,这次射的精液很多,足足抽动了10几次,射的我两腿酸软无力微微颤抖。
最悲剧的来了,小文睁著满是不可置信的大眼睛,诧异的问我:「你射了?
这么快。」我到现在都不能忘记她那诧异的眼神。
很快她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可能会伤害我,搂著我的头低声安慰我说第一次都是这样的,还阻止了我把软下来的肉棒抽出来,我当时满脑子都是小文那诧异的眼神,满脑子都是「你射了?这么快。这么快,这么快」,固执地把小文的话当作为了安慰我才这么说的。我呆呆地任由小文抱著,就那么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很久,小文才慢慢起身清理,那时我已经完全软了,偏黄的精液已经流出了很多,滴在沙发和地上,还有很多缓缓的从肉缝中流出来。小文拿纸清理了一下自己下身,又帮我清理了一下,我才回过神来,想起来我射在小文体内了,不会怀孕吧,做之前没考虑,现在有点后怕了。急忙问小文,小文说没关系,今天还是安全期。我脑子乱乱的,也没细问。
小文去卫生间清洗了一下,完事后也没穿衣服就直接出来了。可是我现在再看到小文的裸体,却一点欲望也没有。小文明显没有满足,出来后搂住我接吻,我还是满脑子「太快了」,肉棒一点反应都没有,小文用手忙活了半天,也没能让它重新站立起来。
最后小文放弃了,我们拥吻了一会,便各自穿好了衣服。我现在不光满脑子「太快了」,还有「阳痿了」。我心里一阵不爽,也无心再继续呆下去,找个理由告辞了,阻止了她送我,一个人坐车回家了。
回到住得地方,还是有点担心,赶紧打开A片,看了一会我就欣喜的发现,我的小弟弟立起来了,痛快的打了个手枪,时间也不短。给小文打电话,告诉她下星期天再到她那去玩,她听明白了我的意思。
一周养精蓄锐,手枪都没打,满心期待的到了星期天,还是要上班,又找借口和同事换班,一大早就向小文的住处赶去。路上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肉棒都硬了一路。
轻车熟路的来到小文住处,一开门就看到小文只穿著丁字裤和胸罩,性感极了,但我却悲哀的发现我硬了一路的肉棒又痿下去了。我一看到小文的眼睛,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你射了」「太快了」,再也硬不起来,随便找个理由落荒而逃了。
又一周过去了,小文经理回来了,她也不好意思再叫我过去玩,我就带著她在北京到处乱逛。好几次她都暗示要去我住的地方玩,一方面我不能让她知道我住地下室,另一方面身体原因,我都顾左右而言他叉了开去。一直到她离开北京我都没能克服这个心里障碍,看片,和别的女人接触都没事,唯独面对小文,始终无法硬起来。
小文回去后就和男朋友结婚了,在宁波定居了。我们一直也还有联系,她最近怀孕了,正在家好好安胎呢,祝福她。
直到很久以后我接触到sexinsex,在里面我了解到通常男人的第一次时间都比较短,而我用的又是刺激比较大的女上位,比较快也正常,我才真正的放心下来。感谢sexinsex教会我很多,在这我明白了女人在床上不要就是要的道理。要是当时我就知道这些,没准就和小文成了长期的炮友了呢。不过这些为我在不久后干到我前女友提供了很大帮助。这是另一个故事了,有时间了我再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我的惨痛经历告诉我们,第一次真的很重要,第一次的姿势也很重要,请尽量用传统的方式或后插式,而女上位真的不适合初次,你根本无法控制节奏。还有一个私人的忠告,第一次请尽量在床上,不要在沙发上,尤其是你腰不好的时候……
【全文完】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色小说

爆乳冤家

2022-4-19 15:25:36

情色小说

悲情柔儿

2022-4-19 15:26: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