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的艳福

白玉的艳福

我叫白玉,今年十七岁,我长的高大健壮,英俊潇洒。爸爸叫白大雄,50岁,妈妈叫田天凤,38岁。我家住郊区的花园别墅,家境富裕,很小的时侯爸爸就给我说了三个媳妇,让我长大后选一个。
我们这个家每一份子的生活都有点不正常。爸爸每天忙著事业上的交际酬又不时到各地分公司去考察业务,钱是赚得很多,可是一年头真难得见他一面;妈妈又因为爸爸常年不在家里,精神和心理都觉得很空虚,只有藉打牌和出国旅行来麻醉她自己,让她有事做,因此也是几乎常常不见人影,每天若不去朋友家里串门子打牌,就是不在国内,出国游玩去了。
所以我在家里是完全自由地一个人生活著,肚子饿了有女佣人煮饭给我吃要用钱在爸妈的卧室里随时都有十几万的现金供我随意使用,因为将来不愁找不到工作,只要接下爸爸众多公司的其中一家,就够我安渡一生了,所以我在课业上也不是认真追求学问的学生,只是生活中觉得没有什么目标,充满无聊和空虚。
这天,学校下课后,我不想回那没有温暖的家里,一个人在街上毫无目的地闲逛著。忽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却是我有一次在舞厅里认识的别校学生,他平日在学校的成绩并不好,但是鬼名堂懂得特别多,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他一看到我,宛如见了救星一般,直拉著我要借五千元,我问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他神秘地挨近我身边低声道:『我知道有一个地下俱乐部,是一位外国人设立的只限会员加,我一个朋友最近加入了,说里头大约有男女会员两、三百人,如果加入这个俱乐部,里面的女会员燕瘦环肥各擅胜场,只要双方合意,马上可以带到里面准备的小套房里结一段露水姻缘,事后各分东西,不必负任何责任。
听说有许多在校的女学生、上班的女郎,还有些得不到爱情的旷妇怨女来参加这个聚会,只是男人加入要手续费五元,之后每次参加又要缴一千元的场地费,女人参加则只要交第一次加入的手续费用,以后都不用再缴任何钱了,你有没有兴趣去参加?我的朋友可以帮你做介绍人,不然如果没有认识的人引导,陌生人是谢绝参观,不得其门而入的唷!』
听他这一说,我早就血脉喷张,恨不得马上冲过去,忙不叠地答应他借钱的要求,并且爽快地说如果能连我都能参加的话,这五千元就不用还我了。他听得大喜过望,马上招手叫了一部计程车,两人直坐到郊外山麓的一座幽雅的别墅外,付了车资进门去了。
他的朋友早就在那里等著他来,经过一番交涉,我也正式参加了这个俱乐部。
我从口袋里拿了一万元替他和我自己缴了报名的手续费后,他的朋友从休息室的柜子里取出了两幅面罩,各给了我们一人一付,并且说明这是为了有些参加的会员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俱乐部所做的保护措施,当然如果男女双方在欢好后认为可以继续交往,尽可摘下面罩互换地址电话,以后还可以重续旧情。
这是个天体俱乐部,所以规定与会人员一律裸体参加,里面的服务人员也不例外,所以我和我的朋友脱光了全身衣物后,就说好不必相候地各奔前程自寻欢乐去了。
我刚一踏入大厅,耳中便传来悦耳动听的音乐,四面装潢考究,空气清爽宜人,配上柔和而略暗的灯光,十分幽雅高尚。我在柜抬边自己动手倒了一杯洋酒,来到舞池旁,从面罩的眼洞里望去,只见与会的男士们各个寸褛不挂地站著谈,有的肥胖如猪,挺著大肚子也不嫌累;有的却又瘦得像只子,身上的肋骨一根根的都能看得很清楚;而女仕们则乳荡、臀浪猛摇地在四处晃来晃去,大概在诱引著男人们的眼光,好让他上前去搭讪,合意的话两人才能成其好事,相偕去寻求巫山云雨的好梦。
这番女体纷列的美景,看得我胯下的大鸡巴硬涨涨地绷直了起来,几乎顶到我的小腹了。这时有一位娇小的女郎向我身边偎了近来,她带著小白兔的面罩,两颗水汪汪的媚眼从眼洞里秋波闪闪、默默含情地望著我,面罩盖不住的艳红性感嘴唇,微微地向上翘著,一对肥嫩的豪乳,尖耸挺拔地傲立在她的胸前,窄细的纤腰盈盈恰可一握,浑圆肥大的屁股,一步一颤地惹人心跳,肌肤雪白滑嫩,全身充满了妖艳的媚态。
她走近我身边后,靠入我的怀里,我忙把手环上她的细腰,她『嗯!嗯!』地轻哼两声,已献上她的两片香唇朝我嘴里吻来,我们的两条舌尖不住地在彼此口中吸吮著。
这烟视媚行、秋波含春的美女,发香和肉香不停地刺激著我昂奋的性欲,香甜的小舌尖一直在我嘴里翻来搅去,坚挺的双乳也不住地在我胸前贴磨著,让我爱不释手地揉搓著她的乳峰,一只手则在她的趐背猛力地捏抚著白嫩的大肥臀。
我感到一股又湿又黏的热气在我胯下拢罩著大鸡巴,抽空往下身一看,哗!好美的小穴,阴毛浓密地分布在高耸的阴阜上,我用手去摸摸那娇嫩柔滑的小肉穴,湿漉漉地摸了一手她的淫水,接著把手指伸进穴里轻捏慢揉著,只听那美女在我耳边叫道:『嗯……亲哥哥……你……揉……揉得……妹妹……痒死……了……喔…
…喔……妹妹……的……小穴……被你揉……得……好痒……喔……哼……嗯……
嗯……』
这美女被我的手指一拨弄,使她欲火高涨,偎在我怀里的娇躯轻颤著,我再加紧扣弄的速度,更使她舒爽地直扭著肥臀在我的手里转著,柔嫩的小穴里也流出一阵阵的淫水,浸湿了我挖她小穴的手指。这娇滴滴又骚浪又淫媚的美女被我调弄得忍不住在我的耳边道:『哥呀……妹妹……的……小穴……痒死了……快……快嘛……妹妹要……要……你的……大……大鸡巴……快插进……妹妹……的……小穴嘛……喔……喔…
…快嘛……妹妹……要……大鸡巴……嘛……嗯……』
我见她浪得不顾矜持地求著我快插她,也没有时间再带她进房里作爱了,因为她的身裁比我矮,于是举起她的一条大腿,大鸡巴对著那柔嫩的小穴『滋!』的一声,把大鸡巴连根插进了她淫水涟涟的小穴里。
这一狠插,使得那娇媚的美女胴体起了一阵的抖颤,接著努力地扭摆纤腰,款款迎送,好让我的大鸡巴替她的小浪穴止痒。我只觉得大鸡巴插在她的小穴里又紧又窄,阴壁的嫩肉夹得我非常舒服,于是一边抱著她的娇躯走到墙角,一边耸动著大鸡巴一进一出地插干起来。
那美女不顾一旁还有他人在看著我们的活春宫,爽得浪声大叫道:『哎哟…亲哥……你真会……插穴……妹妹……的……小浪穴……被亲……哥哥……插得……
美……美死了……啊……喔……用力……再……再深一点……啊……好…好爽……
喔……喔……』
其实我暗中偷笑著,今天还是我第一次插女人的小穴,她竟然说我很会插穴,乐得我淫兴大动,用足了力气,大鸡巴狂抽猛插,次次见底、下下深入花心,见我怀里的美人儿香汗淋漓、骨趐筋软、娇喘连连地不停叫道:『哎唷……哥哥呀……小穴穴……妹妹爽……死了……妹妹……遇到………哥哥……的……大鸡巴……插得……我乐……乐死了……啊……又……又要……出来………了……喔……喔……妹妹又……要……泄给……大鸡巴……哥哥…喔……喔……』
我只觉她的小穴里猛吸,一股又浓又热的阴精喷了我的大鸡巴整根都是,顺著她站立的玉腿流到了地上,雪白柔嫩的娇躯软绵绵地靠在我的身上,好像气力都用尽了似的。我搂著这骚浪的小美人让她休息著,一会儿她幽幽地醒了过来,一看到我还抱著她的娇躯,感激不尽地献上了佩服的香吻。
我们又吻了好久,她这才发现我的大鸡巴还硬梆梆地插在她的小穴里,又惊又佩地娇声道:『啊!哥哥你…还没泄精呐!都是妹妹不好,不能让哥哥爽快泄精,嗯!妹妹现在又很累了,不如……嗯!对了,哥哥!你想不想插中年妇女的小穴?
今天妹妹是和我妈妈一起来参加的,我爸爸已经死了五年了,妈妈今年41岁,可看上去就像我的姐姐,她很寂寞,妹妹25岁了,我的丈夫床上的表现又很差,所以妹妹带妈妈来这里散散心,顺便来找人插妹妹的小穴,谁知道刚开始就遇到哥哥这只大鸡巴,插得妹妹舒服了。哥哥!我把你介绍给妹妹的妈妈好不好?妈妈很美丽的,比妹妹还丰满呢!妹妹跟我妈妈一起陪你好吗?嗯!哥哥的大鸡巴一定能让妹妹跟我妈妈都很舒服的,哥哥!我们去找我妈妈好吗?』
听这骚浪的美女这么一说,我的大鸡巴不由得在她小穴里震得一阵抖动,母女同淫一男,真亏这小浪穴说得出来,不过由她的话里,又觉得她是个孝顺的女儿,连心爱的大鸡巴都愿意和她妈妈共享,这么美的好差事,我哪有不同意的道理?于是我便和这骚媚的小浪穴互拥著,一起到各处去寻找她妈妈。
我们找了好久,才在休息室里找到一位用两手掩著重要部位,羞答答地低头缩在沙发最角落的丰满型美女,我怀里小骚穴对我孥孥嘴,暗示这个美女就是她的妈妈了!
我走向前去,先和她打个招呼,亲切地说道:『夫人!你好吗?』
她有些羞涩地回答我道:『谢谢你……你……也好吗……』
只是她的两颊马上飞起两片红云,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不敢正视著我。
我稍微倾向前去,想要拉她的玉手,不料她却吓得魂飞魄散地惊叫道:『不…
不要……你……不要…过来…』
我愕然地望著她,心里想怎会遇到一个如此害羞内向的女人,小骚穴妹妹还说这是她妈妈,怎么个性和她骚浪的女儿完全不同呢?
眼前的美女,脸庞虽然被所戴的面罩盖住了,无法看清楚全貌,但由面罩下露出的一部份秀脸,已可确定她一定长得娇艳美貌,遮著胸前的玉手无法完全掩住的趐胸,雪白圆嫩,下体浑圆丰肥的臀部,让人感到肉欲的诱惑。
这时站在一旁的小骚穴才走过来说道:『妈妈!这位是…嗯!是我刚刚认识的先生,我……我们刚才………作爱过了,他的大鸡巴插得我舒服极了,妈妈!自从爸爸去世后,你都没有另外再找男人,现在我帮你找到了这个鸡巴粗壮的男人,你就让他替你解除五年的寂寞嘛!他太强了,我无法一个人满足他,妈妈!我们一起和他作爱,满足他也满足我们性欲的不满吧!』
那害羞的美女听了她的女儿这么说,娇靥的红云更是红透了耳根,低垂粉颈,美丽的大眼睛瞟了我一眼,顺势也瞟了一下我胯下的大鸡巴,像是在估量它的长度和直径。我趁机搂著她的蛇腰,手感既软又滑,她的娇躯像触电了似的颤抖了起来,我再用另一手搂著小骚穴美女,三人就朝俱乐部准备的小房间走去了。
一路上遇到的男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著我搂著两个美女,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两个美女的身份还是亲生母女,不晓得还会有什么反应?大概会嫉妒我的艳福吧!
我们选了一间靠花园的小房间,一进门,我就迫不急待地紧抱著那害羞的美女,将我火热的嘴唇,印向她鲜红的艳唇上,她刚一惊地想要挣扎,我已经把我的舌尖吐进她的小嘴里,吸吻了起来,这招还是刚刚在大厅里和她的女儿作爱时学会的呐!
眼前的美女,本是久旱得不到滋润的花朵,从她丈夫死去以后,就再没受过异性的爱抚了,此刻的她被我吻得心头直跳,娇躯微扭,感到甜蜜蜜地忍不住将她的小香舌勾著我的舌尖吸吮著,整个丰满细柔的身躯已经偎入了我的怀里。美人在抱,使我也禁不住这种诱惑,伸手去揉摸著她肥大浑圆的乳房,只觉入手软绵绵的极富弹性,顶端红嫩嫩的新剥鸡头肉,充满了诱人的神秘,我吻著揉著,弄得这原本害羞的美女娇脸含春,媚眼像要入睡了似地半瞇著,鼻子里不停地哼著使人心醉的娇吟声。
我继续在她乳房上大作文章,五只手指捏揉按搓地不停玩弄著她胸前富有弹性的大奶子,她虽已近中年,但身裁并不比她还年轻的女儿差,反而更增添了一份成熟的风韵,丰满肉感的胴体,细滑的肌肤,嫩得几乎可以捏得出水,尤其她丰肥的趐胸,比她已算是波霸的女儿还要大上一号,真不愧是那位淫浪娇美的小骚穴的妈妈,我就知道能生出那么美丽的女儿,其母亲也不会太差的。
这时那小骚穴看我一直摸著她妈妈,还不急著干她,靠近我们身边道:『哥哥!我妈妈的乳房好肥吧!妹妹的奶子还没有妈妈的大!哥哥,你快给妈妈一次安慰吧!妈妈好可怜喔!我丈夫不行,才几个月妹妹就受不了,爸爸死了五年,妈妈一定更痒的。哦!对了,哥哥,这里没有外人,我们脱掉面罩好不好!妹妹想知道哥哥的姓名和地址,将来好跟你连络,以后就不再来这里了,只要哥哥做妹妹和妈妈的情夫就好了。妹妹跟妈妈来这里以前很怕遇到不三不四的男人,那就糟了,这次是因为妹妹的一个朋友在这里当女侍,对妹妹谈起这个俱乐部里面的情形,妹妹的小浪穴也实在是痒极了,想要来打野食,现在遇到哥哥你这么伟大的鸡巴,妹妹会永远爱你的,等你插过妈妈以后,妹妹相信妈妈也会爱你的大鸡巴,哥哥!好不好嘛?我们就脱掉面具互相认识嘛!嗯!』
这小骚穴柔媚地对我大灌迷汤,要我答应她的要求,我想了一下,插穴这事儿男人是不会吃亏的,小骚穴已经结婚了,不怕她来纠缠我,她妈妈又是个寡妇,更没有问题。
于是我们三人脱掉面具,开诚布公地互道姓名,原来小骚穴叫李丽珍,她妈妈叫梅子,恰巧她们家就住在我家附近,隔了大约三、四条街的距离,将来不论是我去找她们,或她们来我家找我都很方便。
三人这一谈开了,彼此之间更是没有了隔阂,我亲热地叫小骚穴丽珍姐,叫她妈妈梅子姐,但是小骚穴,不!应该正名为丽珍姐却有意见,她认为我应该叫她妹妹,她愿意降格当妹妹,而叫我哥哥,理由是她已经叫惯了我哥哥,不想改口,我也就由得她去,叫她丽珍妹妹了。
我们三人笑闹了一阵子,丽珍妹妹骚浪地急著想要上阵开打,但是孝顺的她顾虑到梅子姐的需求,愿意把头一阵让给她妈妈,于是便把我推向梅子姐,但是生性内向而很会害羞的梅子姐却双手紧抱著胸前肥嫩的双乳,两条粉腿紧紧地夹住阴毛丛生的小穴,小嘴里叫著:『不要……不要……嘛…』媚眼急得快要哭出来了,我看梅子姐到这种地步了还是这么害羞地不敢和我作爱,知道她是为了天生的内向和女人的矜持,何况我听丽珍妹妹讲她还不曾跟丈夫以外的男人接触过,所以才会这么害羞。
丽珍妹妹在一旁见她妈妈羞红了脸的急相,想以身做则,好引发梅子姐的淫性,于是趴到我身边来,两手握著我的大鸡巴套弄著,我的大鸡巴在她的搓揉下粗长壮大了起来,梅子姐在一旁看了惊叫道:『哎哟……好粗长……的……大鸡巴……
唷…』
丽珍妹妹对她说:『妈妈!大鸡巴才好呐!干起来才会让小穴舒服!』丽珍妹妹用手指搔揉著我的两个睪丸,握著大鸡巴往她的小嘴里塞去,龟头经过香舌的啜舔更是涨得像一粒红通通的鸡蛋般填满了她的小嘴,我挺起腰身,调整角度,把丽珍妹妹的小嘴儿当成浪穴般进进出出地插干著。
『唔……唔……唔……』丽珍妹妹哼著骚淫的呻吟声,吃了一会儿大鸡巴,她才吐了出来,拉过了梅子姐,对她说:『妈妈!现在换你来替哥哥吃吃大鸡巴了。

梅子姐半推半就地被她按著伏在我胯下,伸出香舌替我舔了舔龟头,接著学丽珍妹妹的动作般张开小嘴把我的大鸡巴含在口里,吸吮套弄了起来,她的小手握著我的阴茎,虽然动作不自然,但她却也本能地套弄得娇喘不已。丽珍妹妹又靠到我脸旁,献出香舌和我缠绵热吻起来,我把大鸡巴挺在梅子姐的小嘴里,让她含得更深入,一边著伸手去掏著丽珍妹妹的小浪穴,摸了我满手的淫水,弄得她发浪地趴在床上,两脚半跪,大肥臀抬得高高的,现出那淫水涟涟的小浪穴,娇吟著道:『哥哥……妹妹…要……你……快来……干……我的……小浪穴……妈妈……放了…
…哥哥……的……大鸡巴……吧……看著……哥哥……如……何……干我……』
丽珍妹妹准备好了后,梅子姐也将我的大鸡巴从她小嘴里抽出,她也想观摩我和她女儿的性交场面,毕竟这对一生都很内向的她来说,是很新奇又刺激的呐!我移到了丽珍妹妹的身后,两手抓著她的大屁股,身体微微往上一挪,大鸡巴正好对准了她的小穴口,把龟头在她小阴唇上磨了几下,忽然将她的肥臀往后一拉,大鸡巴就『叱!』的一声干进了她的小浪穴,深深插了几下。
只听得丽珍妹妹叫道:『啊……啊……哥哥你……的……大鸡巴……干进……
了…妹妹……的……小穴心……了……喔……喔……嗯……嗯……妹妹……被……
大鸡巴……干得……好舒服……唷……啊……哥哥……妹妹……的……大鸡巴……
亲……丈夫……快……快干……妹妹……的……小穴……吧……用……用力……的……干……把……把妹妹……干死吧……喔……喔……』
我开始用力地插干著丽珍妹妹的小骚穴,而她的淫水也随著我抽送的速度越流越多,梅子姐惊奇地看著她女儿如此骚浪的情状,趴在她的侧面,两手伸到她女儿胸口,抓著两颗大乳房捏捏揉揉,丽珍妹妹被我的大鸡巴干得意乱情迷,时而低头看她妈妈玩弄著她的大奶子;时而转头看著我插干她的小浪穴,我左抽右插,越干越起劲,大鸡巴像一只热棍子似地不停捣弄,阴茎已被她紧凑的小穴阴壁夹得坚硬如铁,『啪!啪!啪!』这是我的小腹撞击丽珍妹妹大肥臀的声音;『噗滋!噗滋!噗滋!』这是我的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干进抽出的声音。
一旁的梅子姐看著我们这场舍生忘死的大战,也浪得她忍不住淫水直流,抽出摸她女儿乳房的手,伸到她下身去扣揉著发浪的小穴,只见她雪白的大腿中间,露出了一条鼓澎澎的肉缝,穴口一颗鲜艳红润的阴核,不停地随著她挖扣的动作颤跃著,两片肥美的大阴唇也不停地闭合著,阴沟附近长满了黑漆漆的阴毛,被她泄出来的淫水弄得湿亮亮地,流满了她大腿根部和底下的床单。
我见已成功地引起了梅子姐的淫欲,便抽出了插在丽珍妹妹小穴里的大鸡巴,扑向梅子姐的娇躯,将那曲线玲珑、窈窕动人的胴体压倒在床上,我望著这具中年美妇丰满的肉体,肌肤雪里透红,比梨子还大的乳房随著她的呼吸颤抖著,丰肥的阴阜上生满了黑黑长长的阴毛,像小馒头似地高凸饱涨,比她女儿丽珍妹妹还要动人心弦。
我对她说道:『好姐姐!快摆好位子,让大鸡巴替你止止痒。』梅子姐虽然调好身体的位置,但两条粉腿却并拢著,因为此时她的女儿在旁看著她将要挨插的模样,害羞地不敢把小穴显露出来。
我道:『不,姐姐!要把你的双脚叉开,这样我才能插进去呀!』梅子姐羞答答地小声说道:『唔……嗯……好……好嘛……好…羞人呐……哎哟……讨厌……
嗯…来………来吧……』说著,缓缓地张开了那两条粉腿,我伏上她软绵绵的娇躯,大鸡巴已顶住她发热的膣口,我在她的肥乳上摸了两把,直弄得梅子姐浪吟连连,淫水又流出了不少。
我的大龟头在她穴口的大阴唇上揉著,梅子姐的全身上下有如千万只蚂蚁搔爬著一般,直浪扭著娇躯,欲火燃烧著她的四肢百骸,又痒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主地娇喘著呻吟道:『哎……哎哟……我……我……难受……死了……大鸡巴……弟弟……人……人家……很痒了……哎呀……呀……你……你还不……快……
干……干进……来……哟……哟……』
这内向的美女竟也叫起床来,还要我赶快插她的小穴,美人的命令我怎敢不遵,何况是在这种时候,不快把大鸡巴插进她小穴里替她止痒,一定会被她恨一辈子的。于是我就把大鸡巴对准了她的小穴肉缝的中间,屁股一沈,大鸡巴就窜进了小穴里三寸多长。
只听得梅子姐一声惨叫:『啊…』娇躯猛地一阵抽搐,伸出玉手推著我的小腹,颤声叫道:『哎唷……哎……哎呀……痛死人……了……好…好痛呀……弟弟…
姐姐……五……五年多……没有……干过了……吃……不消…你的……大鸡巴……
你……慢点儿……嘛……等……等姐姐……的……浪水多……些……再……再插…
…好吗……』
我没想到四十-岁的梅子姐,小穴还会这么窄又这么紧,就像是处女未开苞的小穴,比她女儿丽珍妹妹的穴还要美妙,我停了下来,轻吻著梅子姐的娇靥,道:『姐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小穴竟然比丽珍妹妹还窄,我一下子就干了进去,实在太粗鲁了。』
梅子姐哀哀地道:『哎……哎呀……弟弟……你要……怜惜姐姐……从没被…
这么大……的……鸡巴……干过……姐姐的……小穴……已经……五年没……用了……它……它会……缩得像……少女……一样紧窄……你要……慢慢地…插……姐姐……的……小穴……呀……』
我的大鸡巴被梅子姐紧窄的小肉洞夹得趐麻爽快,在她慢慢减弱的喊痛声中,悄悄地转动著屁股,让大鸡巴在她穴里磨揉著阴道的嫩肉,梅子姐渐渐被我的技巧磨得浪吟道:『呀……呀……对……对……哎哟……喔……好……好爽……好舒服…唷………呀……我……我的……亲……哥哥……大……鸡巴……亲丈夫……呀…
…呀………姐姐……的……小穴……趐……趐麻死……死了啦……哎哟……喔……

梅子姐舒服得媚眼细瞇、樱唇哆嗦、娇躯颤抖著,我何曾干过这么雍容华贵、娇艳欲滴的大美女,又加上她躺在我身下呢喃的呻吟声,剌激得我更迈力地旋转著我的屁股,梅子姐的小穴里淫水就像洪水般流个不停,一阵流完又接著流了一阵,把她肥臀下的床单都流湿了好大一片,不停地呻吟著:『呀……嗯……嗯……好…
…好舒服……亲……哥哥……你……干得……姐姐…好爽喔……哎……哎哟……舒服透……了……姐姐……受不……了……哎唷……快……大力……干我……嗯……
亲丈夫……快用……大鸡巴……大力……干我……嘛……嗯……嗯……』
我听这对美艳的母女花在大鸡巴干她们小穴的时候都喜欢叫我哥哥,明明她们的年纪都比我大,还满口「大鸡巴哥哥」的叫个不停,听了真让人替她们脸红,不过她们越骚浪,插干起来也越是让我感到爽快,于是我越干越有劲,越干越用力。
这时休息够了的丽珍妹妹挨到我们身边,对著我的嘴吻了起来,这是她表示爱意的方式,每次都会先献上她的香吻,她还一边抚揉著她妈妈的大乳房,一边却忍不住骚痒地扣起了她自己的小穴,被我插干著的梅子姐受到我们的两边夹攻,小嘴里娇哼不断,肥美的大屁股更是摇得像波浪一般,娇首舒服地摇来摇去,发浪翻飞中透出一股巴黎香水的幽香。
此时我的大鸡巴整根插进梅子姐的小穴里,顶著她的花心辗磨著。美得梅子姐银牙暗咬、娇躯浪扭、媚眼翻白地抖著声音道:『哎呀…喔……唷……亲……哥哥…姐姐……真是……舒服透……了……嗯……嗯……小穴……美……美死了……哎唷……姐姐……真……要被……亲哥哥……的……大鸡巴……奸……奸死……了…
…啊……啊……亲丈夫……你……碰到……姐姐……的……花心了……喔……喔…
…亲……丈夫……姐姐……要……要丢……丢了…好美呀……』
只见梅子姐的娇躯一阵大颤,长长地舒了一口满足的大气,整个人就瘫在床上,浪趐趐地昏了过去,流满香汗的粉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丽珍妹妹一直在旁边忍著骚痒看著我大战她妈妈,孝顺的她若不是我干得是她最敬爱的妈妈,恐怕早就冲过来抢我的大鸡巴了。
这时她一看她妈妈已经被我干爽昏了过去,心花大开地赶快躺到她妈妈的身边,双腿分开翘得高高的,对我道:『嗯!哥哥,妈妈被你干爽了,妹妹还没爽够呐!求求你,哥哥!快再来干妹妹的小浪穴吧!』我将她的双腿架到肩上,手抱著她肥美的玉臀,大鸡巴瞄准了洞口,藉著她流得穴口满满的淫水帮助,一下子就整根插干到底。
淫水潺潺外流,滋润著我的大鸡巴,再加上阴茎还残留著她妈妈泄出来的淫水和阴精,插起她的小浪穴更觉奇美无比,这母女同淫的乐趣,真是世上几人能够拥有的呐!
丽珍妹妹浪哼著:『啊……喔……喔……大鸡巴……哥哥……用……用力…妹妹……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快……快干…妹妹……的……小浪穴…
…哼……美……美死了……插……插死……妹妹……吧……小浪穴……痒得……受不了……喔……喔……要……哥哥的……大鸡巴……才能……止痒……喔……喔…
…哥哥……妹妹……爱死你……了……啊……喔……你是妹妹的-----好老公------』
这时梅子姐也恢复了神智,见我无比神勇地插干著她的女儿,她的春情欲焰马上又被点燃了起来,我突发奇想,要梅子姐叠上丽珍妹妹的娇躯,两人一上一下地面对面互抱在一起,四颗肥美的大乳房互相压扁著,两只淫水涟涟的小浪穴也湿淋淋地互磨著,先让她们母女互磨了一阵,等到发骚的妈妈和淫浪的女儿都娇喘吁吁地极需性的安慰时,才跪到她们的大屁股后面,握著我的大鸡巴不管一切地用力往前一顶,冲进了一只温水袋似的小肉穴里。
『喔……喔……好爽……』这是梅子姐迷人的浪哼声,不用说我的大鸡巴先干进的是她的小浪穴,我伸出魔手插进这对娇艳的母女互贴著的趐胸之间,一面玩弄捏揉著两对势均力敌的大肥乳,搓著她们奶子的嫩肉,一面抽出湿淋淋的大鸡巴,往下面一只骚穴里插进去。
这次换骚浪的丽珍妹妹浪叫著道:『哎……哎哟……哥哥……你插得……妹妹…好爽……小穴……趐麻死……了……哟……哟……啊……浪死……妹妹……了…
…』
我一抽一插之间,也不管干的是她们母女的哪一只小骚穴,只要大鸡巴不小心抽到了穴外,马上就干进另一只流满淫水的小穴里,就这样长抽深插地干弄著两只感觉不同但是肥嫩程度差不多的迷人穴儿。
梅子姐的小穴五年不开张,一偷人就遇到我这根大鸡巴,这会儿在她性欲冲动和我的狂奸下,只干得她紧窄的小肉洞痛麻酸痒各种滋味都齐涌心头,浪叫著道:『啊…啊……喔……喔……捣……捣烂了……亲哥哥……的……大鸡巴……要……
捣烂……姐姐……的……小穴了…干死……姐姐……的……大鸡巴……亲老公……
呀……』
而她的女儿叫的又是不一样,只听丽珍妹妹骚媚地叫道:『嗯……哼……哥哥…呀……妹妹的……大鸡巴……哥哥……嗯……嗯……你要……插得……妹妹……
淫乐死……了……哥哥……你快……用力插……插死……妹妹……都……没关系…
…喔……喔……大鸡巴……顶到……妹妹……的……花心里……了……啊……喔…
…真……真爽哟……哟……』
这对狂骚浪淫的母女花扭著娇躯承受著我大鸡巴的插干,我也被母女同淫的奇遇逗得十分肉紧,疯狂地一下子插插妈妈的紧窄小穴;一下子又插插女儿多水的小穴,换来换去爽得不分东南西北了。
这一阵母女同御,一箭双,乱伦的淫合,只干得我们三人都乐趐了全身的骨头,大约过了一个钟头的时间,我感到无限的舒爽,背脊麻痒,知道快要泄出精液了,忙加速插干两只小穴的动作,最后终于爽快地分别在她们母女的两只小骚穴里各射进了一些精液,我希望能让她们母女同时怀孕,那才爽啊。
只见梅子姐也从丽珍妹妹的娇躯上滑了下来,她们两人都四肢大张,浪喘不叠地直吸著空气,梅子姐的阴毛尽湿,小穴洞口流出了我刚才射进去的精液,混合著她的淫水,慢慢地从她小穴里呈浓白色地往外流;丽珍妹妹的小腹上流满了她妈妈泄出来的淫水,黏乎乎地把她原本疏密有致的阴毛都黏成了一块块的毛团,还有一些她们母女两人的汗水,但是她们的两只肉穴儿都是一样地红肿大张著,穴口都被大鸡巴撑开了约有一指幅的宽度。
我们三人躺在床上,累得几乎爬不起来,尤其她们母女两只小浪穴肿涨的程度,我看没有三两天的休息是不会复原的,我们就在床上尽情地歇息著。
我睡了约两、三个钟头,醒来一看,身边的梅子姐和丽珍妹妹都还在睡,望著她们母女两具丰满柔嫩的胴体,大鸡巴忍不住又硬了起来,刚伸手去揉揉丽珍妹妹的肥乳,只听她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道:『嗯……哥哥……妹妹好……爱困……喔…妹妹……不行了……哥哥……你……去找……妈妈吧……妹妹…还……还要……
睡……』
我看连骚浪的她都累得这么严重,她妈妈一定更受不了。于是从床上起来,打算到大厅里继续,物色一个骚穴来玩玩。(完)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色小说

白衣的堕落

2022-4-19 15:11:27

情色小说

拜托了!爸爸!

2022-4-19 15:12: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